四分半|回望南滨40年(下):文化“破局”后滨江风景带站上国际舞台

2018年7月13日,重庆市南岸区弹子石长江边,大量市民前来围观今年最大的长江洪峰过境。记者 石涛 摄

记者 李华侨 黄宇/文 石涛/图

晚上11点,深夜的重庆在江风中渐渐地安静下来。而此时南滨路依旧霓虹倒映。这条18公里长的滨江大道,再也不是当年那个无人光顾,被洪水肆意侵犯的水码头了。开街20年来,从最美滨江路、美食一条街到如今的城市文化新名片,不断完成着蝶变升级,相融于改革开放40年来重庆的变化中去。

重庆市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座谈会上指出,对历史最好的纪念,就是创造新的历史。华龙网记者查询官方档案资料,走访南滨路上的经营者和管理者,尽量还原南滨路的业态升级路程,以此见证山城的历史性变化,记录城市发展。

南滨路弹子石段的步道和绿化带。记者 石涛 摄

经营困境

餐饮美食街遭遇“三小时魔咒”

2001年9月28日,南滨路综合整治一期工程竣工并投入使用。随即,这片当年荒凉、贫穷的水码头地带,迅速成为重庆市最具人气的观光休闲胜地传遍全国。

2002年,重庆南滨路赫然出现在中央电视台《焦点访谈》栏目中,全国为之侧目。当年2月13日,马年大年初二,一台外景地设在南滨路、由香港著名节目主持人吴小莉主持的文艺节目——万水千山总是情——香港亚洲卫视和中央电视台同时现场直播,南滨路俨然成了重庆现代城市建设的象征……

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,南滨路引发如此轰动的效应,在现任南岸区农委副主任陈万良眼里,也难以想象。

彼时,全长3.5公里的南滨路商业街,有经营户70余家,家家生意爆满,门庭若市。据了解,有的餐饮店,仅一天接待的顾客就超过千人、营业额达五六万。

位于长江大桥南岸区一侧的黄葛渡立交桥。记者 石涛 摄

然而随着时代发展,“餐饮第一街”的美誉反倒给南滨路带来了不少烦恼。2007年左右,南滨路的临江商铺80%均为餐饮,一到傍晚,滨江路上车水马龙,但3个小时一过,多数餐饮店门可罗雀,这也被业界称为“3小时魔咒”。

杨晓兵在南滨路经营着一家茶室。“大概是4年前,南滨路第一大道的几家餐饮店退市,比如原来的七娃子大排档被川崎摩托取代,劲力酒店也离开了南滨路。”杨晓兵说,“那时候真实的感受是‘南滨路’不行了。”

南滨路在过去过度依赖餐饮产业,导致其它产业的发展失去了平衡。这个问题,南岸区也早有认识。南滨路管委会副主任王岗说:“我们曾有个称号,叫做‘重庆外滩’,这有点名不副实。难道外滩除了吃饭,就没有别的吗?”

事实上,外滩之所以出名,绝不仅仅是因为黄浦江畔的万国建筑,更多在于其厚重的开埠历史。与其相似,南滨路同样引重庆近代风气之先,在城市发展史上具有重要地位。

长长的南滨路上,巴渝文化、大禹文化等如珍珠般遍布沿线,重庆著名的巴渝十二景中,南滨路就占了6个。如果将南滨路只定位为一条美食街,那便太大材小用了。

南滨路弹子石广场。记者 石涛 摄

文化破局

江岸线上历史文脉重新绽放光芒

2011年,水利部公布第11批国家级水利风景区,重庆南岸区南滨路位列其中。官方介绍中称,南滨路依托长江生态防洪护堤而建,属于城市河湖型水利风景区,规划面积3.4平方公里。景区东起长江大桥,西至弹子石,全长6.8公里,分为187道路景区、六大主题景区、180景区连接段景观三大部分。

专家们来调研评估时,发现南滨路不仅有长江宏伟壮阔的水文景观,山城烟雨缥缈的天象景观,两岸起伏层叠的山城地文景观,还融合了渡口文化、巴文化和开阜文化等,是以伟岸壮观的地方工程为载体,辅以大量浮雕、小品、音乐灯饰等景观设施于一体的工程景观。

这或许给困境中的南滨路建设者们提供了新的发展思路。为留住文脉,近年来,南岸加大财力投入,逐年修缮包括南滨路上各个文化遗址在内的文物建筑。

2018年,弹子石老街经过修缮建设后开街,法国水师兵营旧址修缮工程已基本完成,包括周家湾别墅、合记堆店等文物建筑在内的米市街一期也已对外开放。这些古迹以及这些古迹里曾发生的故事,如同一颗颗珍珠散落在南岸区的江岸线上,被重新擦拭装点后绽放光芒,使南滨路散发出浓郁的历史文化厚重感。

南滨路法国水师兵营旧址。记者 石涛 摄

2017年,到重庆讲学的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专门来到安达森洋行旧址,当看到当年存放故宫南迁文物的建筑墙壁上两个硕大的、已经变得有些暗红的字“不拆”时,深受感动。回北京后,单霁翔三次召开院务会,决定在安达森洋行旧址建设故宫学院(重庆),将故宫博物院和重庆的历史渊源延续下去。



加盟热线:

Copyright © 2002-2019 www.jinsenianhuayule.com 分分快三哪家正规_分分快三娱乐平台_彩名堂分分快三官网 版权所有